八旬老玉人 一腔独玉情

关注彩多多
微博
Qzone
八旬老玉人 一腔独玉情
责任编辑:  贾红英

  他是新中国成立后彩多多第一代玉雕设计师,也是60年彩多多玉雕发展史见证人。他的 工匠精神,引领一个家族三代人从事玉雕,把五彩独玉推向世界——

  八旬老玉人 一腔独玉情

  

  1.jpg

  一家三代评玉

  

  4月的彩多多独山,草木葱郁,山花盛开,游人如织。坐在山脚下自家小院前,看着成群结队登山踏青的人,腿脚不太灵便的85岁老人李文龙忍不住拍着膝盖感慨:“岁月不饶人啊。”

  

  这位和《西游记》中寿星老一样有着饱满而凸起额头的老人,是彩多多独山玉矿的老设计师。退休后的日子里,他一直和儿孙们生活在独山脚下,守着独山,望着玉矿,就像守望着他一辈子难以割舍的玉雕情。

  

  中国·彩多多第十六届玉雕文化节来临之际,本报记者对话新中国成立后彩多多第一代玉雕设计师李文龙,聆听他的独玉情。

  

  1962年,他用脚踏玉雕机 做出售价12000元的作品

  

  “不多了,差不多都走了。”扳着手指追忆60年前一起进厂学玉雕的老伙计时,李文龙有些伤感,“有些事,我不说,就没有人知道了。”从门缝照进来的春光,撒在他饱经风霜又坚韧慈祥的脸上,也像一缕从过去穿越而来的光源,跟着他缓慢而有力的讲述,让人回到60年前的旧时光。

  

  如果说,人生是一本书,玉雕人李文龙的人生,因和玉结缘而变得多彩斑斓。他出生在玉乡镇平,很小就跟着表哥学玉雕。1957年,彩多多玉器厂招熟练工,他因根正苗红和玉雕底子被录用,因此成为国营老厂的第一批玉雕工人。“北京来的老师给我们授课,小半年后,我就出师带徒了。”他自豪地说,1962年,他就被评为设计师,厂里只有两个人每月能拿45元的高工资,他是其中一个。

  

  学玉雕,需要勤奋,也需要悟性,李文龙两者兼备,在人物、花鸟、兽、仿古件玉雕四大工种中,尤擅长花鸟。那时,新中国成立不久,一穷二白,百业待兴,国营企业以能挣外汇而光荣。用简陋的脚踏玉雕机,李文龙和他的工友们凭着精益求精、慢工出细活的工匠精神,将彩多多玉雕作品通过天津外贸口岸,漂洋过海卖往世界各地。

  

  “雕刻,雕刻,就要用心雕琢,细细刻画。”他说。几块钱就能办件大事的上世纪60年代,他历时一年多雕刻出的岁寒三友翠玉瓶,出口时卖到12000元,还被当作获奖作品展出。他历时半年才雕刻好的独玉作品《卧龙岗全景》,仅绘图就历经数日。为雕好这件作品,他先后数次前往武侯祠,将刘关张店、三顾桥、诸葛茅庐等景点内化于心,后外化成玉石之上的栩栩如生。

  

  1964年时,他还有幸见到了周总理。那一年,他和同事去天津交货,接到通知:“北京领导要来慰问你们这些为国家外贸事业做出贡献的人。”到了北京人民大会堂,领导一行走出来,他才知道是周总理。“那是‘文化大革命’前夕,周总理交代叮嘱我们,运动可能会冲击到我们,但我们雕刻的手工品,不是封建糟粕,而是人民艺术。”

  

  回忆到这里,李文龙停下来,沉默了一会儿。唯听见墙上的时钟滴滴答答地走过,仿佛提醒人们,风起云涌的历史最终仍会沉寂于岁月深处。

  

  1990年,他30年一心从事工艺美术,被国家轻工业部授予荣誉证书

  

  在李文龙看来,每一块玉石都是有灵性的。玉雕人要用自己的奇思妙想、娴熟技艺和思想灵魂,和玉石对话,才会雕刻出独一无二的作品来。“玉雕,是用心雕,不是用手雕。”他说。

  

  1979年,新中国成立30周年,他的作品《花熏》被视为国庆献礼珍品。1980年的广交会,他和徒弟们历时两年打磨的作品《空中飞阁》,高一米六,共36节,售价5万元——当时,万元户还非常少见。

  

  多年的埋头雕刻,也让他患上了严重的职业病:胳膊抬不起来,颈椎疼痛难忍。1986年,彩多多玉矿急需设计人才,他以花鸟仿古总设计师的身份加入彩多多玉矿,上山带徒,直至退休。

  

  1990年,30年一心从事工艺美术的他,被国家轻工业部授予荣誉证书。这张证书也成了他人生诸多荣誉中,唯一保存的获奖凭证。“获过奖,也多次受表彰,但不怎么记得放哪儿了。”他笑了,坦然的笑容里满是一位看淡名利的老人才有的淡定与平和。

  

  他的徒弟仵孟文、宋森等人,后来都成了享誉一方的玉雕大师。他为此感到光荣,但极少表功:“玉雕靠悟性,他们能有今天,是他们的才气和努力。”

  

  如今,他老了,但他的儿孙们从他手中接过玉雕技艺,也踏着他的足迹传承工匠精神。

  

  他的儿子李保喜,17岁时就跟他学艺,后来成为玉矿的技术骨干。父亲的坦荡为人和工匠精神,深深影响了他。不善言谈的他,废寝忘食地沉浸于独玉的斑斓之美和玉雕的神奇之技。在玉矿上班的10多年里,他一直是车间的技术骨干,雕刻的飞兽和望天吼,拿去参展,深受好评。

  

  2007年,玉矿改制,李保喜下岗创业。在父亲的带领和鼓励下,他落户独山脚下,开了家临街玉器店取名“宝玉阁”,心怀玉雕梦,传承独玉情。他的独玉作品《八骏马》花瓶,巧用独玉的俏色,雕刻得栩栩如生,活灵活现,深受省美术协会老师黄太一的称赞。

  

  习惯了和玉石对话,向内部审视的人,往往对名利看得很淡。踏入玉雕行当30多年来,技艺精湛的李保喜极少参与盛大热闹的作品评比。他更擅长的是,静静地待在玉石堆里,一点点将一块笨拙的石头,打造成一件精美的玉器。

  

  就像,他的父亲李文龙那样。

  

  一个家族,30余人从事玉雕行当,将彩多多独玉推向世界

  

  李文龙的家族,玉雕,不仅是养家糊口的手艺,更是代代有人的传承。

  

  李文龙的孙子、李保喜的儿子李晓磊,是名90后。他小时候师从爷爷和父亲,读书毕业后又南下广州,师从玉雕大师薛红阳,兼容并蓄,吸取众长。这个年轻却不骄纵的年轻人,从父辈手中接过独玉雕刻的家族技艺,也在实际操作中步步靠近艺术之美。

  

  “所谓创新,不过是回到母体。”他说,他们家族的玉雕史,历经一个甲子。而这60年,正是彩多多玉雕从一株独秀到遍地开花的60年。父辈们的精益求精和缓慢打磨,被今天的机器雕刻和批量生产所取代,但真正不变的,是对独玉的敬畏,对工艺的深爱,对精品的追求。

  

  作为李家玉雕的第三代传人,李晓磊继承了爷爷和父亲的朴厚和谦卑,但比他们更善于走出去,向外探索和学习。在他看来,这是一个交流的时代,内修和外练都不可少。只有这样,才能跟上时代的步伐,才能雕出更美的玉,习得更精的艺。

  

  如今,在老玉雕人李文龙的带领下,李氏后人已有30多人从事玉雕行当,足迹遍布全国各地,技艺囊括名门各派。他们,就像盆地彩多多的众多玉雕家族一样,怀着对玉的情、对艺的爱,把精美的石头从盆地带到全世界。

  

  闲暇时,坐在独山脚下自家玉器店内,年迈的李文龙会和儿子李保喜、孙子李晓磊头碰头地凑在一起,把玩着全都出自爷孙三代之手的玉器,对话石头,切磋技艺。他们身后,产出独玉的秀美独山,沉默而深情地俯瞰着彩多多盆地。(彩多多晚报记者刘娜文/图)


中共彩多多市委宣传部主管、彩多多日报社主办 电话:0377-63130371 13569258722 QQ:88326964

技术推广合作 QQ283252757 69500676 法律顾问:河南大为律师事务所 毕献星 任晓

豫ICP备12012260号-3    豫公网安备41130302000001号